素妄

求好友 拜托了 看看我!请看看我!!拉二和娜娜子我会去练的所以拜托了!b站ios【哭唧唧】 请看看我这个玩了快一年却只有这么少的好友的孤寡老人(bushi)!!!

小小的安定敲可爱——
可我画不好_(┐「ε:)_

我觉得想让我认真画估计是不可能的_(┐「ε:)_

重度ooc预警_(┐「ε:)_

大和守安定他,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只猫,而且也从没有想过,自己会被一个名叫冲田总司的人买了回去。
“嗯……这个孩子叫什么好呢……干脆叫小白好啦。”冲田总司抱起了安定,像是抱着一个孩子一样。
然后,他开始了举高高。
【放开我你这个鱼唇的人类!】大和守安定他大概也从没有想过,一直不敢坐过山车的自己,会被这样对待。
安定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扭曲的,甚至还在眼前看到了小星星,被吓到一直窝在冲田的怀里,一动不动,僵在那边。
“咱们回家啦!快看快看!这是你的新家!”围着围巾的青年如此说道。
展现在安定面前的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房子,几乎没有人生活的气息。
“当然啦!也是我的新家!”抱着白色奶猫的青年在原地转了个圈,然后哼着小曲,在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去开门。
房子里一尘不染,干干净净,家具也摆放的整整齐齐。这让安定不禁看了冲田一眼。
【这个人……真的会老老实实打扫卫生吗。】
事实证明,这房子还真不是冲田自己打扫的,而是被冲田的好友土方岁三先生打扫的。不过现在的安定还不知道他,而认识了土方之后的安定,则是经常为他点蜡。
安定自己从冲田的怀里跳了出来,找了个沙发舒服地窝了上去。
“小家伙你可真聪明啊。”冲田蹲在安定的面前,不时摸摸安定洁白的毛发。而后,他似是无聊了,又抱起了安定,自己坐上了沙发,将安定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,右手轻轻抚摸着奶猫的头,左手则是拿着一本从茶几拿过来的一本书,看了起来。
俊美的青年和可爱的奶猫,这个组合无论是哪个少女,都会走不动路,直直的站在那看着他们吧。

安定在冲田家过得很开心,虽然本人不太想承认。
【首落死吧你!】冲田他脸上赫然就是被安定挠出来的三条抓痕,至于原因……他把安定喜欢吃的小鱼干吃掉了。
看吧,这不是欢乐还是什么。

“小白小白!我给你买了项圈!带着铃铛!可好看了!”说着,就伸出魔爪想给安定带上。
【放开我!你不晓得铃铛的声音对我来说很刺耳嘛你这个鱼唇的人类!】
这些叽里咕噜的话语在冲田的耳朵里则是变成尖利的猫叫,但这并不影响他给安定带上项圈。
项圈是带上了,可代价就是冲田脸上多了几条抓痕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冲田的身子越发不好,时不时的咳嗽,有时还会咳出血,单薄的身子也看不出当初那活蹦乱跳的样子。
【快好起来吧冲田……我再也不说你是愚蠢的人类了,你抢我小鱼干我也不会生气了……】
“抱歉呐小白,明明当初是我把你买回来的,可现在却照顾不了你了。”
【别瞎说,冲田会长命百岁的,会活的比我更久的。】
“我走了之后,土方先生会来好好照顾你的。比起我,小白你更喜欢土方先生吧。”
【我不要土方!我只要冲田!】
“之前被我藏起来的小鱼干,就在我房间抽屉里的小盒子里,你这么聪明肯定会拿得到的吧,抱歉,对你做恶作剧。”
【那么久了……小鱼干还能吃吗?我要补偿!我要冲田你活的好好的……】
闭上眼睛的俊美的青年和可爱的猫咪,一日既往的组合,可却只让人感到悲伤。

“……别……别哭……安……大和守安定!”
清秀的少年回过了神,望着自己的好友加州清光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,却意外地摸到了液体。
“不哭啦不哭啦,来,亲亲抱抱举高高!”
“放开我你这个鱼唇的人类!”熟悉的话语,可又在哪里听过呢?安定觉得自己有点头疼。


“冲田先生……我想起来了一切,也想起了我曾为你的剑,可你,什么时候也能想起我呢?”穿着蓝色羽织的少年握紧了拳头。
【我一直都知道是你呀,安定。别哭了。】同样穿着蓝色羽织的青年想伸手摸摸少年的头,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,最后还是放下了手。
“冲田先生,还记得我被你称为小白的时候吗?那个时候,是我最快乐的时候。”
【我也觉得那时候很开心,那个时候我还经常被你挠脸呢。】青年想着想着,笑出了声。
“那个时候的我啊,什么都不记得,居然还挠了您的脸。”
【没事没事,我一点都不在意,你看,我刚刚还不是若无其事地提起了这件事的。】
“冲田先生……我好想你啊。”少年的泪水滴到了面前的墓碑上,而那青年像是安慰他一样,抱了抱他。
而只有那个青年知道,他是抱不到少年的。